业界先锋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正文

赵巍:浅谈中国农业轮胎产业的发展

来源: 本站   时间:2021-06-03 作者:  

赵巍,中国轮胎领域资深专家,全国劳动模范、天津市授衔专家、正高级工程师,曾在天津国际联合轮胎橡胶股份有限公司先后担任产品研发部门经理、总工程师、总经理、董事长,在非公路轮胎的研发、工艺、品质、生产和设备与产品的协同等方面有三十多年的丰富经验。2019年加入天津赛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自1999年中国第一条“海豚”牌12.4R28农业子午线轮胎下线,中国农业子午线轮胎产业已经走过了二十余年的发展历程。二十年里,政府持续出台相关政策激励农业轮胎产业发展。2020年初发改委《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再次鼓励农用子午胎及配套专用材料和设备生产。那么当前国内外轮胎产业特别是农业轮胎产业呈现出哪些趋势特点?在全球疫情、世界局部贸易战、美国双反加码等背景下,产业又如何发展?近日我们就此议题专访了赵巍先生。



记者:作为中国轮胎领域的资深专家,您从业30年可以说见证了中国和世界农业轮胎产业的发展。您认为国内外农业轮胎市场有何异同?农业轮胎市场前景如何?



赵巍:农业轮胎产业发展依托于农业和农业机械的发展。欧美澳等发达地区农业发展已经完成了由传统的分散式经营向机械化、集约化和规模化现代农业的转变。受益于发达的农业机械产业,欧美澳等农业发达地区一直有稳定的农业轮胎市场需求。中国虽是农业生产大国,但农业机械化还有很长的路。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2019年农业综合机械化率为69%,而发达国家普遍在90%以上,其中美国、日本和韩国更是达到99%以上。政府也一直在推动农业机械化,《中国农业机械化促进法》、《关于加快畜牧业机械化发展的意见》等法规政策正在加速中国农业向机械化、集约化、规模化的现代农业的进程,农业轮胎市场规模也将随着农业机械化向农业生产各细分领域渗透而逐年提升。FutureWise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受益于农机械设备的不断增加和农业替换轮胎需求不断增加,2019-2026年的预测期内全球农业轮胎市场的价值估值将超过90亿美元。预期会有越来越多的轮胎企业进入到农业轮胎生产领域。


记者:近年来我们也看到中国轮胎企业纷纷出海,那么您认为世界轮胎产业链特别是农业轮胎产业链布局发生了哪些变化?


赵巍:轮胎工业是资本、技术和劳动密集型产业,近年全球轮胎工业的重心和投资正向亚洲地区发展中国家转移。世界轮胎三巨头米其林、普利司通和固特异的销售额占全球轮胎行业销售的比例由2005年的54.37%下降到2019年的37.2%,而中国轮胎企业销售额占比由7.37%飙升至18.15%。目前,中国轮胎拥有完整的产业链、高效稳定的社会治理和广阔开放的消费市场,技术和产能国际地位不断提升。同时,中国头部轮胎企业正在加快海外建厂,规避贸易争端,快速提升全球市场占有率。目前中国共13家轮胎企业已在泰国、越南、美国、马来西亚6国投资建设15个海外工厂。同样的,农业轮胎产业链也逐步转向亚洲。在印度,多家大型轮胎企业瞄准欧美发达国家市场需求,近年来均已率先布局农业子午线轮胎产品的开发、生产和销售,以较好的性价比逐渐在全球市场做的风生水起,远远走在了中国的前边。中国农业子午线轮胎产业也进入一个快速增长阶段,目前多家轮胎公司的系列化产品也已批量进入国内外市场。从国内外的广阔市场来看,中国的农业子午线轮胎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记者:早在1999年中国第一条“海豚”牌农业子午线轮胎已下线,后来您又带领团队完成了中国第一款农业子午线轮胎的商业化、开启了中国农业轮胎的子午化时代。那么当前中国农业轮胎子午化的道路还有多长?


赵巍:目前国际上子午线轮胎已是农业轮胎界的主流产品。如刚才提到,近年来印度多家大型轮胎企业已率布局农业子午线轮胎领域、催生了一批农业子午线轮胎的新兴力量。相比之下,中国农业子午线轮胎起步晚、子午化率低,提高子午化率也是中国农业轮胎的发展的必经之路和必然趋势。现在许多欧洲国家拖拉机轮胎子午化率都已达到90%以上,英国拖拉机年销量大概是1.4万台,意大利大概是2万台,而中国大概23万台,但拖拉机轮胎子午化率只有1%左右,可见中国市场的潜力是何等的巨大。


实际上中国农胎子午化也已走过了二十年,天津海豚橡胶1999年研发的“海豚”牌12.4R28型号农业子午线轮胎填补了中国农业子午线轮胎的空白,后来天津国际轮胎在国内首次实现了农业子午线轮胎的量产销售、打破了国外巨头轮胎企业对农业子午线轮胎的垄断。二十年来,政府也一直鼓励农业子午线轮胎产业发展。2020年1月1日《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再次鼓励高性能子午线轮胎及其智能制造技术与装备、鼓励农用子午胎及配套专用材料和设备生产。同时,作为“世界工厂”、“世界市场”,中国在疫情防控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后率先复工复产,使中国经济成为“稳定可靠”的代名词,疫情非但没有削弱反而增强了国产轮胎在国际分工格局中的重要地位。综合来看,中国农业子午线轮胎产业还是有很大的空档和推力的,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轮胎生产企业进入到农业子午线轮胎的生产领域。


记者:您有二十多年的农业子午线轮胎研发生产的丰富经验,您认为当前中国农业轮胎子午化偏低的原因是什么?子午线轮胎生产工艺的瓶颈是什么?


赵巍:首先,中国农业生产的集约化作业还处在发展期,农业机械主机厂和终端农户对子午线轮胎优势的认识还有待提升;其次,中国农机产品价格低廉,作为配套产品的轮胎若价格高,农机生产厂及用户难以接受;再次,开发农业子午线轮胎需要研发投入和设备引进等较大投资,而农业子午线轮胎具有多品种、小批量的生产特点,轮胎企业担心回报周期相对较长。因此供需两端都需要下气力推动中国农业轮胎子午化。我于2019年受邀加入天津赛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TST)任高级顾问,也是想把我在非公路轮胎研发生产领域三十多年的经验和TST在设备研发制造领域三十多年的经验充分融合,围绕农业轮胎生产的多品种、小批量、频繁卡投产、个性化的生产特点,进一步提高农业轮胎专用设备的综合性能、满足不同轮胎厂的差异化需求,特别是成型环节。TST集成了多年技术沉淀,推出了新型MASTER系列农用子午线轮胎柔性化成型机,主要特点:一是针对农业子午线轮胎品种繁多,对成型机进行了系统性规划和标准化开发;二是优化了设备布局,尽可能减少占地面积;三是模块化设计,使工装更换更加简便快捷;四是提高了设备自动化水平;五是可以根据客户需求融合自动物流、物联网、大数据分析等前沿技术,通过智能化集成为客户提供柔性化、系统化解决方案。


记者:当前国际经济贸易环境正在剧烈波动、世界经济又遭受全球疫情重创,您认为长期来看国内外轮胎产业包括农业轮胎产业面临的挑战有哪些?


赵巍:当前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区域贸易紧张局势加重,加之COVID-19疫情蔓延全球,国内外轮胎产业包括农业轮胎产业正在经历严峻考验。美国双反大棒5月再次瞄准亚洲轮胎企业,对韩国、泰国及中国台湾地区的部分轮胎启动反倾销调查、对越南部分轮胎启动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今年COVID-19疫情又对全球轮胎产业造成前所未有的打击,全球轮胎工厂均不同程度停产限产,整个轮胎产业损失惨重。COVID-19也迫使我们重新评估如何与客户沟通、如何使用数字渠道和工具支持我们的业务在危机中持续发展。在英国提出“英国工业2050战略”、德国开始“工业4.0战略计划”、中国启动“中国制造2025”的大趋势下,包括农业轮胎在内的整个轮胎产业正迎来智能化、自动化、信息化大变革。轮胎4.0工厂不仅能降低62%的人工费用,还能提升产品质量和一致性实现降本,使综合人均产值增加2-3倍、综合能耗大幅降低。技术方面,轮胎4.0工厂通过工业互联网、柔性化AGV/RGV物流车和RFID等技术实现从原材料、密炼、部件、成型、硫化、检测、入库的自动化、信息化和智能化。比如TST的赛象云工业互联网(TST CLOUD)已在多家公司7×24H监测多台BOOSTER系列TBR成型机,实现了设备远程故障诊断、预测性维护、OEE管理、设备优化升级分析等设备全生命周期服务。当前全球疫情背景下,IIoT系统将成为轮胎工厂的未来必备。再如TST依托其MAXAGV仓储管理系统,已帮助多家轮胎工厂实现了炼胶、部品、成型工艺间自动化物流和硫化车间模具的自动管理,开创了国内半钢轮胎厂从密炼至成型物流AGV成功应用的先河。与此同时绿色制造也已成为轮胎产业的践行标准。中国已于2014年发布了《绿色轮胎技术规范》、于2016年正式实施轮胎标签制度。现在多家轮胎企业都建立了以绿色标准、绿色工厂、绿色产品、绿色厂区为核心的绿色制造体系。整个轮胎行业正在以绿色轮胎产业化为契机,全面推进工业节能、环保和清洁生产的步伐,引导全行业推进绿色生产、绿色产品,提高行业科学发展的水平,实现产业升级。